温热清粥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让sese抱一下 伤口就能马上好啦”




吹爆昨晚的铁血卢卡😭

大半夜在被窝里偷偷看比赛要被尼莫感动哭了


一直都觉得水水把软妹圈在怀里的这个拥抱姿势非常的舒服

所以我也很想试试啊说真的(被踢飞


终于还是买了手绘板 第一次画画献给了我水软 想了半天还是发出来吧 就当是个纪念嗯

姿势有参考(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哪个动图吧2333

所以画的很糙啊请见谅我会努力的QAQ(握拳


请你们两个要一起加油鸭❤️

【万笛/水软】踢爆对方狗头之后上错大巴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我背过气儿去了!!!!!

Prisoner of Earth:

福来完全不会写是这样,非常random n weird n bazaar n strang而且毫无剧情,全是编的,觉得相比起来福来还是更擅长画画是这样。本人zqsg猴粉所以让猴出境。


原梗来自 @长夜 >>>http://zhangye939.lofter.com/post/1f8cb1be_ef0e5c2c


 



这个梗好好玩啊啊啊!!!


脑补德比获胜之后,莫德里奇累得不行第一个出来,上车就直奔最后座角落给自己盖好衣服藏得严严实实,倒头就睡。


车开出好远,莫德里奇才悠悠转醒掀开衣服——


为什么气氛这么压抑他们不是赢了吗?


为什么他好像听到了梅西的声音?


为什么还有伊万的声音?


为什么?


在后排小心翼翼探出头一看。


被🔵🔴淹没,不知所措。


这真是他做过最差劲的梦,一定是他醒来的方式不对。


莫德里奇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偷偷向前排看去,希望眼前的🔴🔵能变回⚪️⚫️。


然而并没有。


他就是上错车了。


在西甲的历史上,恐怕还没有哪位皇马球员独自一人如此深入过巴萨内部。






而且还是在刚刚踢爆了对方的情况下。






莫德里奇摸出手机,看到无数的未接电话,幸运的是他之前有记得给手机静音,否则铃响的瞬间他可能就已经被发现了;不幸的是,他的手机还有2%的电。


他爆发出点赞狂魔的手速,先给查理发送了一条【我没事】的短信。


1%。


他并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了。


莫德里奇翻出了通讯录里拉基蒂奇的号码:


【能请你到车后排来一下吗?别惊动你的队友】


这太像一个恶作剧了,莫德里奇并没有把握拉基蒂奇会照做。


1%。


【拜托】


他的手机关机了。


同时他从缝隙里看到拉基蒂奇满脸疑惑地起身,向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伊万一走过来,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我操。声音挺大的,都有回音了,车上的人立刻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驻足观看,并考虑要不要报警。




你怎么了。卢卡听见前面有人问。




没事,打个喷嚏。这个谎话讲得可以说毫无道理,但是伊万这句话说得太自然了,要不是卢卡是当事人,他都要相信人打喷嚏的确实是这个声音了。




紧接着伊万又特别自然的在他身边的座位坐下,然后盯着前面的椅背看了一会儿,一瞬间好像他已经活了八百年了,还没有从现实的泥潭里拔出腿来,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在做梦。




卢卡给了他胳膊一拳。




你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上来的。伊万突然说,这次没忘了压低声音。




不知道啊,我刚在更衣间,一推门出来就在这儿了。




对方当时就愣住了,好像都快晕了,吓得他赶紧把包袱抖了,我上错车了。




你上错车了。




对。




你他妈上错车了。




天太黑了,我没看清。




那么大路灯照着你没看清。




我可能手机看太多了,夜盲症,现在很多人都得这个病。




伊万没有继续回话,又转回去盯了一会儿椅背。卢卡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下椅背,的确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椅背,并不存在什么隐藏的迷你电视之类的,看来这事对他的刺激的确挺大的,卢卡想。要不我跳车吧。扯了扯自己身上舒适、亲切的加绒训练帽衫。我穿的挺厚的,应该摔不死。




伊万一把攥住他胳膊,劲儿大的差点把他手拽下来。不行。他说,停顿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你别动,等我好消息。然后坚定的站起来就往车子前面走过去,走的还是挺自然的,像散步一样,真佩服他的演技,卢卡想,除了没有人会在大巴车上散步以及他流汗流的像被雨淋了这两点。




卢卡看他去时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以为他会搬个任意门过来,就是那种凭空一扇门,想去哪里开门就是哪里那种。但是好像没有,对方拿着个手机一样大小的东西回来了。他猜测可能是什么迷你传送装置。




伊万坐回来,特别刻意的左右看了看,就像电影里那样,仿佛在说“先生们女士们我现在要交给面前这个人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然后把那个黑色的东西递给了他。




哦,就是手机。




打个电话叫你们那边来接一下。伊万说,然后擦了把汗。




卢卡没接,把自己的手机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来晃了晃,说,你以为我没打么。




这么说你打了?




没打。




伊万想捶他,但是忍住了。




其实我手机没电了。看对方表情不对劲,卢卡赶紧说,打电话没用。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哪停车,而且一下车我能不被发现么。




伊万觉得他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被发现了也不会怎么样,大家都是专业运动员了,不会因为刚刚在几万坚定又激动的本国忠实观众面前被悲惨的踢爆了狗头就想要趁机揍对方一顿解气的。大概。




这些人,伊万说着张开手笔画了一下,虽然没有我和你那么亲密,但是很多情况下我们都是朋友。你懂吗。




卢卡赶紧点了点头,因为这个时候装傻好像也没什么好处。我明白,他说,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但是等了几秒钟似乎没有下文了,伊万突然开始往车前面张望,视线大概是锁定了几位队友,然后眉头紧皱。卢卡不知道他此时是想到了些什么,才打断了他讲话的思路,但应该不都是欢声笑语。然后他又花了一秒钟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忆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伊万说:要不咱们还是跳车吧。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他们望着对方,都在想现在该说点什么。




莫德里奇话还没说出口,突然感觉自己被一个阴影给笼罩了。然后听见某个人说了一句,卢卡莫德里奇。太突然了。到底是谁说的,他可以肯定不是自己说的,也大概不是伊万说的,除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精妙的腹语。这使他一时间摸不着头绪,显然并没有人意料到此时会有第三个人加入他们的谈话。




然后伊万看着卢卡的视线从他脸上移了上去,开始盯着他的头顶的方向看,表情慢慢变得凝重。




卢卡看到了一张脸。




倒不是说脸又多罕见,只是自从升上高中,他就忘了被叫出名字会使人如此慌张。所以他就那么坐着,双手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因为他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更好的动作了。然后看到余光里的伊万回头了,说,嘿,皮克。就像老朋友在打招呼那样。但是对方还是那么盯着他,接着对自己发问,其实挺没有礼貌的,但是现在似乎也轮不到他来评价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那个“嘿,皮克”说。可能是看这里的氛围过于鬼鬼祟祟,他也降低了声音,没引来什么更加不必要的注意力。拉基蒂奇由衷的感谢上帝,不然他可能要好好想想如何解释为什么一个人打喷嚏可以打出那么多个音节。




伊万转回去看了看卢卡,想要确定这件事应该由谁来说明情况,才能做到礼貌又不失幽默,体面却透露着机智。而他看到的只是莫德里奇显然还在被困在突然出现的“嘿,皮克”的脸中拔不出腿来。




然后他的嘴唇分开了,可能是想吹个口哨,或者准备先开口,因为拉基蒂奇听到他说——




嗯。




嗯。真是个不错的回答,伊万想,从表情来看,这个答案丝毫没有减少皮克对现在情况的任何一点的困惑,还让他开始怀疑莫德里奇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他上错车了。




拉基蒂奇赶紧补充,希望能挽回一点克罗地亚民族的形象与尊严。




皮克终于把视线转向了他,然后张了张嘴,思考着想说点什么有趣的话,但是他没有,而是退后坐在了对面的座位上。伊万觉得皮克随时要笑喷了,但是忍住了。




车厢回归了百分之百的安静。他们三个坐在安静又昏暗的车厢了互相看了几秒钟。就坐着,仿佛是在感受喧嚣世界中最后的一丝宁静。




然后他的电话响了。如果拉基蒂奇有心脏病,现在应该已经发作了。但是他没有。而且当下已经是2018年了,他对自己说,有电话也没什么奇怪的,会响的电话就更加普遍了。一切都是那么正常与自然。所以他马上按了静音,然后心虚的左右看了看,还非常刻意的咳嗽了一声。




未标记的号码。




你好?他小声说。




你这混蛋他妈的把卢卡绑架了。




虽然声音中充斥着小学生般的弱智,但他还是一下就听出对方的身份。是他不小心上错车了,伊万说。然后用手捂住了话筒,是拉莫斯




两只手同时伸到他面前。




他把电话递给了卢卡。




卢卡说:塞尔吉奥。救命。




伊万有点惊呆了,赶紧把手机抢了回来。又对着听筒说了一遍,我没有绑架他。然后把电话塞给了杰拉德。




赎金打到我卡上,不然我们撕票了。杰拉德板着脸说。可真不苟言笑的。




这三人紧密的配合不禁让拉基蒂奇停顿了一秒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绑架了莫德里奇,却不小心忘了。于是他把过去的两小时从头到尾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记忆中有任何一处可疑地小瑕疵。




他把手机抢了回来。




他注意到电话那头传来很大的风声,可能是对方在边打电话边冲浪,或者在观看火箭发射,当然,也有可能是在急速赶往某地的路上。




我没绑架他,我绑架他做什么?他自己上错车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拉莫斯说:哈哈。然后干笑了两声,伊万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你觉得我会信?也许对拉莫斯来说,相信拉基蒂奇是个隐藏的恐怖主义者比相信卢卡有时候脑子会宕机来得轻松。




卢卡不知道拉莫斯在说什么,能让伊万在半分钟里翻了五十次白眼。但是每次看到他脾气这么好的朋友翻白眼,感觉都挺奇妙的。




让卢卡听电话。拉莫斯最后说。




莫德里奇正好奇的看着他,但他没满足对方的好奇心,直接把电话递了过去。




塞尔吉奥。卢卡说。我没事。为什么不能说话,我当然能说话了。




又过了五个小时,或者五秒,不确定是哪个,卢卡说了句一会儿见,然后把电话还给了他。




在酒店大厅见面,卢卡说。他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曾经伊万拉基蒂奇认为恐怖主义是一桩家族生意,你的爸爸致力于往大使馆里扔砖头,那么你也会想要往大使馆里扔砖头,并且感到很满足。但是今天他的观点完全被动摇了,现在的情况是他几小时前还是西甲联赛俱乐部的足球运动员,现在已经绑架了友队球员等着拿赎金了。




现在想想,也许做一个恐怖分子比踢足球来的安稳多了,至少不用一年冒七八百次被踢断腿的危险。




车停下之后,伊万叫杰拉德先走,但是对方表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后盾,正义的守卫,公平的捍卫者,决不能临阵脱逃。伊万觉得他有毛病,但是想想拉莫斯刚才不怎么正常的反应,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坏处。




他们决定先采取拖延路线,站在车后面聊天。如果失败了,’则采用拽着卢卡快速逃跑路线。但没想到运气还不错。司机最后离开的时候来叫他们“赶快给我下车”,杰拉德只是欢快地表示他们还有要事要讨论,并要求对方把灯关掉,他要给拉基蒂奇展示自己新买的夜光印花短袖衬衫。所以他们现在正站在一片黑暗的车厢里假装聊天。这也许挺缺的吧。但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等车外的球队粉丝都被可靠的队友们吸引走了,他们三个才一前一后的下了车。伊万走在卢卡前面,企图挡住对方身上那身白的发亮的训练套装。有那么一瞬间杰拉德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戴上了一副墨镜,故意在他们斜后面摇晃着走路,假装自己是犯罪团伙老大的保镖。




走了没多久,伊万就注意到服务台旁边有个打扮可疑的人。不要误会,他很少对别人的穿着风格说三道四,但是灰色的高领防水上衣拉锁拉到鼻子下面,飞行员和墨镜,拎着个中号旅行袋,时不时看手表,仿佛闹钟一响就要立刻去黑客帝国的片场报道,这个组合拍扁了就可以放进字典里给“可疑”词条做插图。不过卢卡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塞尔吉奥。因为上次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穿的,并扬言越是高调就越是低调。如果让卢卡来说,越是高调就越是高调。但显然对方并不认可他的观点。




卢卡朝那边挥了挥手,小声的说了句塞尔吉奥,免得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伊万觉得拉莫斯绝对知道他们来了,但视线就是不往他们这边看,直到他们几个的距离缩短到五米之内,他才拎着袋子怒气冲冲的朝他们迎上来。




拉莫斯往前快走了几步,差点就抓住了卢卡的胳膊,但是这时候皮克冲了出来,挡在了他们之间,看来是决心要把自己的演艺事业继续下去。




拉莫斯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没让愤怒占据上风,把手里的旅行袋丢了过去。




杰拉德打开检查了一下,似乎挺满意的,就把莫德里奇推了出去。拉莫斯把人拉过去前后检查了一遍,甚至还把头发掀起来,检查脖子后面是不是还完好无损,有没有什么可疑的针孔,然后掰着他的头查看颈侧,伊万担心他朋友的脖子会被不小心掰断,在心里为他擦了十几把汗,而卢卡看起来只是挺不耐烦的。




伊万拉基蒂奇觉得现在这个场景肯定是出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因为他明明认识在场的所有人,但却仍然感到与这个画面格格不入。他并没有什么自我形象信心缺乏的问题,也不是很在乎除了朋友家人和教练之外的人怎么看他,但他现在很好奇自己在拉莫斯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能让对方怀疑他会在一个小时内触犯很多条不同的法律。伊万觉得拉莫斯是一个看起来很危险的人,而拉莫斯居然觉得他很危险,按照这个逻辑,他是一个比危险还危险的人。有那么一瞬间这一切真的挺好笑的。




塞尔吉奥检查完,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当场报警的发现,就朝他点了点头,好像在说,对不起误会你了,原来你并不是一个国际恐怖分子。伊万耸了耸肩,表示没关系,他完全理解,自己每天也要犯五六回这样的错误。




然后塞尔吉奥说,走吧




本来伊万以为这句话是对他们说的,直到他看到角落的花瓶后面窜出一个人,打扮和拉莫斯完全一样,就是整体长了那么一点,防水服的颜色换成了荧光橙色,显眼程度完全可以去给施工路段做防护栏。而且发型挺眼熟的。




加雷斯?他听到卢卡用英语说,你怎么也来了。




操,




贝尔拍了拍莫德里奇的后脑勺,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然后抬头对他们说:真是太巧了,我无比荣幸。




认真的吗。




分开时伊万想和卢卡道个别,却看到杰拉德突然伸出两只手指,隔着镜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指了指拉莫斯的。伊万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电影里的场景,那些角色也是这么做的,然后打了个你死我活,看起来只要出一点差错,就会出现最坏的情况。所以他只对他的朋友点了点头,就赶紧拉着队友去电梯间了。






拉基蒂奇临睡前给杰拉德发了一条短讯,告诉他真高兴一切都过去了,希望他能好好休息,最后表示虽然自己一点都不好奇,还是出于礼貌随口问一下拉莫斯的旅行袋里装的是什么。




然后他又给卢卡按了一条短信,询问他是否一切都好。其实伊万觉得他现在肯定棒极了,毕竟他们刚刚才拿了欧冠奖杯,想不出有什么事能破坏这样的好心情。




他等了四分之一秒钟,并没有收到回信,所以他把电话拨了过去。才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嘿。卢卡说。




你怎么样。




棒极了。




那真是太好了。他说,然后琢磨着还能再说点什么俏皮的话。但是在他想到任何一句之前,卢卡就立刻说,塞尔吉奥问我你有没有亲我。




什么?




是的。然后卢卡听见电话里传来对方大笑的声音,凭声音来判断,伊万的上半个脑袋应该已经快掉下去了。




他是小孩儿吗?




他说如果你亲我了,他就要过去趁你睡觉的时候揍你。伊万想,如果真的是这样,拉莫斯真的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男子汉,那么公平的说他应该已经没命了,现在活的每一秒钟都是赚了。他想告诉拉莫斯原句奉还,但是卢卡也在笑,他目前最担心的是他们俩个会不会同时把胰脏笑裂开然后在电话前死掉。所以没说什么别的。挂断前他恭喜他们拿到了冠军,然后互相道了晚安。




在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屏幕又亮起来了一次,是杰拉德的短信。




他冒着失明的危险眯着眼睛看了一下,上面写着:报纸和外卖菜单。




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正常人,伊万这么想着,然后睡着了。



仿佛散发着糖果味儿的糖甜甜

 

 

 

要来一份儿吗🍬











是夜。






花满楼感觉到他身边有个温热的身体轻轻的躺在了他身旁。




他把手伸了过去,准确的抓住了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是凉的,还带着寒夜的冰凉,又像是塞外风的温度。




就像这几天花满楼的心情。








——




身处江湖中,便是江湖人。


若为江湖人,便有江湖事。


何为江湖事?




昨日为老百姓打抱不平铲除恶贼,今日因朝廷事变牵连其中,再一日武林盟友比武过手,后几日偶遇奇案一探究竟。




江湖事很多,很麻烦,一般人不愿深陷其中,而陆小凤不一样。




陆小凤比别人多了两条眉毛,他自然要比别人多管两件事,给别人多解两个麻烦。






此次陆小凤塞外一行,本是想去会会旧友,却不曾想被卷入一场阴谋混战。




他虽身手不凡,但置身于陌生之地,难免有几次险些落入对方圈套中。左臂中了敌人下了毒的暗器。所幸临走前花满楼往他的衣襟里塞了包万毒散,陆小凤没有被这暗器上的西域毒毒了个魂飞魄散。但是皮外伤却不能一日痊愈。






三十三日,三十三夜未归。




花满楼便等了三十三日,三十三夜。




花满楼很放心陆小凤,他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陆小凤是个酒鬼,只要花满楼酿了酒,他就一定会出现。




花满楼担心他受伤。










——






窗外的叶落了三百三十片。




今天这个酒鬼终于回来了。




他没碰桌子上的酒,而是轻手轻脚径直走到床榻边,躺了上去。








两人已表明心意一年之久,只要陆小凤来花满楼家,就一定会同床共枕而眠。花满楼在里,陆小凤在外。




他说他怕自己夜里翻跟头,索性就睡在外面,翻到地上也无所谓喽。




其实是他想让花满楼在里面睡的更踏实一些。自己躺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也能快速察觉一些。






所以这张床的外侧,花满楼一直给他留着。








陆小凤轻轻握紧右手里花满楼的左手,大拇指缓缓地触碰花满楼的手背。




陆小凤摸摸胡子,轻叹一声,花满楼果然是在等他,都没有好好睡觉。




却没想到花满楼侧过身,用右手轻轻抚摸上了他的脸。




没有伤口。却有隐约的血的味道。




花满楼皱了皱眉。




“别担心,脸没有破相,就是左边的胳膊破了个小口子,和你待上几日就能好了~” 陆小凤想说些轻快的话,却不自觉放低了声音,他知道花满楼担心他了。




花满楼没有把手移开。




陆小凤想用另一只手把花满楼的眉毛舒展开。




结果下一秒,嘴巴却被人从正上方堵住。




陆小凤愣了。彻底愣了。




他以为花满楼会生他的气,会先晾他几日,他脑子里都已经把服软的话想好了,却没料到此时此刻被他的七童全都堵了回去。




陆小凤眨巴了两下眼睛,这还是第一次七童主动,啊……




陆小凤感觉所有血液都直奔脑子来了。




下一秒,起身翻了过去,把他和花满楼调换了个位置。




俯下身去,深深地吻了上去。






三十三个日夜,三十三个与黄沙相伴的日夜,三十三个没有七童在的日夜,全都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管他夏商周秦汉三国,管他天地日月北斗星,一切虚无,一切消散,只剩眼前的七童。




吻不够,陆小凤偷偷把舌头伸了进去,花满楼脸红了一圈;




吻不够,陆小凤轻轻啄他颈侧的肌肤,花满楼脸又红一度;




吻不够,陆小凤慢慢在他身上移动着,花满楼脸红到极点……




…………………




门掩秋风,窗锁靡红 * 。




一切归于平静……




只觉此间万物无声,黯然失色,唯独只能感受到对方贴紧的心跳。




数到第三十三下心跳声,花满楼在陆小凤怀里渐渐睡去。








——






次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陆小凤吵着要坐在小院里晒着太阳喝花满楼的酒。




花满楼无奈,给他端来了早饭。




二人坐在枫树下对饮赏秋。






“景色好看吗?”




“好看,不过没有七童好看。”




“酒好喝吗?”




“好喝,不过没有七童好……”




「啪」




花满楼反手把扇子扔到了酒鬼的头上。








——






【本篇为某一日清晨被冻醒之后的脑洞,纪念这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秋天




【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已经转了好几天了,但是写又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导致人物性格有些ooc………




【总觉得这篇脑洞容易撞梗(挠头)………emmm………如果雷同纯属巧合………夜里从一点打字到两点………许多地方都是一时的脑洞爆发写出来的………文笔………emmm………大家就当看个小甜饼吧………脑洞开不了那么大………(哭




【* 门掩秋风,窗锁靡红:从《鸣鸿传》片尾曲『无字书』第一句歌词延伸而来,这首歌真的很好听鸭!!!(努力推荐(握拳




【祝大家8012年冬天快乐!🍁

/ Si se pudiera medir el amor que por tí siento, te juro que llegaría más allá del firmamento. /



🐉

* 2017/07/24
* 清华大学
* 建军大业首映礼

* 补发

一年前在建军大业首映礼上无意中照的白叔的照片,没想到一年后和沈老师剧照侧脸重合(?!

【抛梗】关于平行时空

* 睡前习惯天马行空 昨晚突然想到一个梗——



(如果真的存在平行时空)



现代陆花 背景大学时期 同为舍友 毕业旅行

两个人去横店影视城参观 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百花楼 突然觉得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于是两个人同时看向了对方